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女孩 女儿
女孩 女儿

女孩 女儿

中午左右,我们一起去几英里外的湖畔钓鱼,妈妈和妮娜自顾自地脱了个精光,露出两具曼妙晶莹的胴体,她们也向我招手,不过我还是拒绝了。

  於是她们一面在湖里游泳,一面大呼大叫,青春稚嫩与成熟艳丽的胴体,在水花中此起彼落,看得我馋沫直流。

  当夜,我们回到营地,将中午钓到的鱼一一烘烤调味,成了晚餐。而当我们一面大啖烤鱼,妮娜突然站起来,煞有其事地说道:「谢谢爸妈,我今天玩的好高兴喔,这是我过过最棒的生日了。」妈妈看着我,缓缓道:「儿子,我想你现在应该告诉她一切了。」妮娜大吃一惊,马上问道:「告诉我什么?还有,妈,你刚才叫爹地什么?

  儿子?那是什么……」

  看到女儿这种反应,我感到畏缩,一时间说不出话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不能啊,妈,还是由你来说吧!」妮娜不耐烦了:「爸、妈,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啊?这也是什么生日的惊喜吗?我可不欣赏这种疯狂的主意。」妈妈从炉火旁执起一条烤鱼,放在妮娜面前。

  「妮娜,妈妈有件事要告诉你,但你必须答应不告诉任何人,也不准向爸妈发脾气。」妮娜抢着道:「我答应你,妈。」停顿一会儿,妈妈缓声道:「你的爹地,其实也是妈妈的孩子,我的亲生儿子,你的哥哥。」「你说什么!妈妈你是指……」妮娜的脸色忽然变成雪白。

  「是的,小甜心,你是一个乱伦的私生子。」

  妮娜的表情很困惑,但还有更多的是无法接受。

  「我来补充一些吧!」我继续道:「十八年前,我在这里干了妈妈,也就是那一晚,我在妈妈肚里种下了你。」听完了事实,妮娜脸上如罩寒霜,对妈妈冷冷道:「既然如此,为什么你这贱女人不去堕胎,把孩子打掉。」我立刻跳了起来,挥手就给了女儿一耳光。

  「妮娜!你说的是什么狗屎话。」我吼道:「假如妈妈那时候去堕胎,现在你就不会出生在世,还过什么十八岁生日。」妮娜着脸,眼中泪珠滚动,「呜哇」一声,一面哭一面跑了出去。

  妈妈和我彼此对望,凝视着女儿的背影在黑暗中消失。

  「我就知道这会是一个错误。这可能会伤害她一辈子的,妈妈。」妈妈无改初衷:「她会没事的,我们的女儿只是需要一些时间,来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。」我们一直等到天亮,这才不得不就寝,但妮娜却始终没有回来,我一直处於紧张、惊恐的不安情绪中。

  妈妈和我仍然躺在床上,注意着周围风吹草动,甚至连作爱都忘了。至少,我自己完全忘光了。

  我的心仍然在担心女儿的行踪。大概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,妈妈睡着了,而我却还躺在那里,茫茫地看着天花板。到了三点,门口传来开门声。

  我非常高兴,女儿终於回来了,当下立刻冲到客厅,果然,我的小妮娜就在那里,像平常一样地笑着。

  「对不起,我把你吵醒了,爹地。我已经尽量小声了。」「没关系,反正我也没睡着。嗯……你刚刚到那里去了?一切都还好吗?」不知该说些什么,简单的问候,从我嘴里说出。

  「别紧张,爹地。」妮娜笑道:「我已经没事了,我只是需要独处一阵时间来把一些东西想清楚,所以我到湖边去裸泳,凉一凉脑袋。」她的声音平缓而低沉,一如我们的母亲。

  「你不怪我们了吗?小宝贝?」

  妮娜坐到我旁边:「当然不会。」她拥抱着我,吻我的脸,把自己青春胴体挤进我怀里。

  处子自然的芬芳,我立刻有了反应,急忙后退了些,不让这刁蛮丫头察觉到胯间的异样,但她却主动凑了过来,不让间隔出现。

  「我怎么会怪你和妈咪呢?我现在反而还很高兴你们告诉我事实,你是世上最好的爹地了。」听到这话,我终於如释重负:「谢谢你,蜜糖。这让爹地轻松多了,现在我们两个都能放心地去睡个好觉了。」妮娜妩媚一笑,朗声道:「不,爹地,你的女儿妹妹现在还不想睡,她只想要她的哥哥爹地。你能不能到她的房里,教她一些事呢?」一面说着,小丫头的手按放在我裤裆上,令我大吃一惊。

  「不行,妮娜,你现在年纪还不……怎么能……」「为什么不行?当初爹地你搞妈妈的时候,不也是这个年纪吗?」这句话让我哑口无言。

  妮娜装出泫然欲泣的表情,呜咽道:「求求你,爹地,一次就好了,今天是你宝贝小公主的生日啊,你一向最疼她的,不是吗?」面对这样一张俏丽脸蛋,甜美无瑕的声音,天底下又有哪个父亲能拒绝呢?

  妮娜带我到她的房间,一进房,她便脱去身上的衣服改穿上一件性感睡袍,当那具我从小看到大的美丽肉体裸裎眼前,我不自主地移开目光,不敢直视。

  「你不必看别的地方啊!爹地。」妮娜媚笑道:「这具身体还有你没看过摸过的地方吗?」她说得没错,我看着自己女儿的身体,那熟悉的曲线,真的好像妈妈,苗条细致,却又充满性感。

  而跟着,我目光盯在那件性感睡衣上,记忆中的点滴逐渐浮现,这似乎就是十八年前那晚,我第一次干妈妈的时候,她身上穿着的那件。

  「你从哪弄来这套睡衣的,乖女儿?」

  妮娜已经躺在床上,微笑道:「在别人家里,妈妈会把结婚礼服传给女儿,我们家也是一样,喜欢吗?爹地。」我微笑道:「它和当年一样的美。」妮娜示意我坐到她身边,而当我照做,她笑道:「爹地,十八年前有了我的那个晚上,你干自己母亲的感觉像什么?」我对这问题大为惊愕:「妮娜!我是你爸爸,我们不该、也不能谈这个话题的。」妮娜看着我,就像在看什么荒谬的东西:「爹地,你的女儿是个成年的小女人了,还是你宁愿我从一些陌生人的身上学到这些东西?」这刁蛮丫头,居然用当年她母亲的那一招。这让我深深体悟,也许我们一家都有淫乱的因子,都有对乱伦的潜意识爱好。

  妮娜继续道:「假如你不好意思直接说,那么做给我看也是一样的。」她说着,躺了下来,努力地分张开两腿,露出那美丽而湿润的粉红蜜穴,熟悉的景象,几乎与十八年前妈妈张开腿诱惑我时的模样重叠,我再次明白,这两人的确是亲生母女,而这想法令我无法抑制。

  我跟着躺下,一把就扯脱了女儿的睡衣,将鼻子凑进她腿间,嗅舔着她的蜜穴。

  舌头来回地吻舔着,就像是一头小狗在啜吸牛奶,妮娜的小浪穴,很快就给自己的淫汁与我的唾液搅拌得湿答答。

  「干我,爹地。你的坏女儿不能再等了。」

  我当然不会让她等。拉开自己的睡袍,我掏出阴茎,顺着湿滑淫水,直挺挺地进入蜜穴。下身挺入,我一面与妮娜接吻,一面搓揉她粉嫩的小奶头,慢慢地控制步调。

  「嗯,这感觉真好,爹地。」

  我毫不停歇地前进,直到整根阴茎挺进蜜穴的最深处,两个器官不一的屁股紧密地交叠在一起,阴毛相互摩擦,发出奇异的怪声。

  妮娜纵声呻吟,而她的声音令我想起卧室中的母亲。

  我缓缓抽出,同时注意她眼中的神情;妮娜勇敢地与我对望,可爱的脸蛋上写满女人的春情。跟着,她主动地挺起屁股,并且两腿还缠着我,强把将离体的阴茎再吞回去。

  给这诱惑动作一刺激,我连忙把她压在身下,屁股大力颠簸,快速地进进出出,对这挑逗父亲的女儿大加挞伐。

  而妮娜骚浪的叫床声是如此响亮,我担心另间房里的妈妈甚至会给惊醒,於是便吻下嘴唇,封住她的小口,不让呻吟声再响彻屋里,慢慢又慢慢地干她,动作不快,却更有味道。

  「爹地。」

  「什么事?宝贝。」

  「请答应我,今晚以后,你也会不断地干我,干这不听话的坏女儿。」我瞬间停止动作,记得自己也曾答应妈妈类似的要求。既然一视同仁,又怎么可以厚此薄彼了。

  「我答应你,可爱的小甜心。」我继续干她,努力耕耘这具女体,让这女孩在喜悦中升到高潮。

  精液在睾丸中沸腾,我要射了。

  「你有做避孕措施吗?宝贝?」

  「没有,爹地。」妮娜笑道:「那有什么关系呢?女儿要哥哥把她射得满满的,我想要像妈妈一样,为你生个乱伦贝比。」我为她的话所战栗,跟着,一股电流从睾丸直冲脑里,精液不断地从阴茎喷出,直射入我宝贝女儿的子宫。

  大概在连续六次痉挛后,我瘫倒在女儿肚子上,她抚摸我的头发,像个小女人似的轻声叹息。

  「我希望能为你生个小男孩,爹地。」妮娜笑道:「同样的,等他满十八岁的那年,我也让要他来干他的妈妈,再为他生个儿子。」「你真是自私,只为自己着想,为什么就不生个小女娃,再给我们父子玩玩呢?」「有了我和妈妈,哥哥你还嫌不够吗?而且,我们可以再生啊。」妮娜道:

  「今晚你不许回去,我要你陪我一整晚。」

  「不行,我必须回到我们母亲的身边。」

  「才不要咧,那个老穴你已经搞了十八年了,不会腻吗?」妮娜贴在我耳边道:「比较起来,还是这个刚开苞的嫩比较过瘾吧!」就像平常一样,这刁蛮辣妹总有惊人之举,她重新扭动屁股,巧妙地再把我的阴茎吞进穴里。

  「呵呵,也许你是对的,小嫩。」我拍拍女儿小屁股,一语双关地说道:

  「我将留在里面一整夜。」说着,我又开始挺动。

  妮娜微笑着吻我:「我爱你,爹地。」

  「我也同样爱你,紧紧的小儿。」

  【完】